四哥

四哥发了一个微信“好男人装聋作哑,任女人唠叨不休“,我看了一下,没有回复,估计是跟四嫂又杠上了,没落到好果子吃。

四哥吹过笛子,跳过霹雳舞,无师自通,觉得很奇怪,祖上也没有这号人物,都是跟土坷垃对毁的人物,觉得很奇怪,只是奇怪而已,四哥在这方面也没有大发展,只是农闲间隙,舞动两把就偃旗息鼓了,大家也只是做个饭后笑谈,讲四哥真像个二流子。

四哥年轻时这么招摇,小的时候是非常内向,加之吃饭挑食,瘦瘦弱弱,非常不引人注意,长大后画风突变,极其前卫,四哥是农校毕业,专业的兽医,虽然谈不上手到病除,但他回乡后,方圆十几里的赤脚兽医都改行了,就这么一个看似不靠谱的年轻人,干着农村人极为尊重的兽医。

十几年前,农民种粮食为了交公粮,种秋庄稼(玉米绿豆黄豆类)为了交提留,能捞到手里的经济收益主要靠养点鸡鸭鹅、猪牛羊,所以家家户户都有养殖业,所以四哥还是很吃香,说媒的把门槛差点踩烂,也不算夸张,最后跟四嫂结婚了,波波折折就不提了,人嘛总要学着长大。

农村经济太死,花销又大,能动弹的都出门打工了,盖房子,摘棉花,进工厂,捡破烂,开公司,国家允许的都尝试过,国家不允许也在偷偷摸摸常识过,农村养殖的人越来越少,出门打工的邻居回来都把房子不停的往上加高,四哥不想出门,收入又越来越少,一直就住在早前盖起的二层小房子里,侄子大了,开销更大了,家里矛盾就发生了。

四哥四嫂一吵架,四哥就出去了,晃到天黑喝的醉醺醺的到家,不用讲又是一场鸡飞狗跳,两人爆炒过后就是冷战,积怨越来越深,渐渐的离婚就挂到嘴边了,兽医的收入越来越低,四嫂进了一家民办教育机构,收入日渐增高,而四哥还是没有改进,除了在酒后热血膨胀的胡言乱语中找点自信外,基本上称之为废品了,侄子大了,瞧不起他爸,生活进入了混日子阶段。

生活还在继续,四哥继续攒把点钱给他儿子上学,自己的梦想早日也搞辆车开开,家里冷战继续,家里周围的人不盖新房子了,都搬到城里了,偶尔回来看看,拉着四哥喝两杯,四哥沉默了,发誓几次戒酒、戒烟后,烟依然抽着,酒依然喝着,只是小孩越走越远,家庭越走越远。

本文由苹果彩票发布于苹果彩票养殖业,转载请注明出处:四哥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