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让支教研究生徐本禹被“捧杀”

周之江

从考取研究生到选择当一名没有任何收入的支教乡村教师,从普通的青年志愿者到“感动中国的人物”--华中农业大学在读研究生徐本禹,独自在贵州省大方县的乡村小学支教将近两年后,一下子成为聚光灯下的“明星志愿者”。

突如其来的荣誉让这个22岁的小伙子压力巨大。“成名后,他面对得最多的不再是需要他的孩子们,而是不断奔波于不同的城市间,出现在不同场合的接受采访、汇报、讲座……”徐本禹母校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彭光芒在一次座谈会上呼吁,“千万不要‘捧杀’徐本禹。”

*一篇文章改变了徐本禹的生活轨迹*

在百度搜索引擎的首页键入“徐本禹”,用时0.001秒,检索到的网页足有27200篇。

徐本禹在教室比划黑板的大小

4年前还在华中农业大学读大三的徐本禹大概不会想到,一篇题为《当阳光洒进山洞里……》的文章会彻底改变他的生活轨迹。

徐本禹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文章的内容:“在贵州大方县猫场镇这个名叫狗吊岩的地方。至今水电不通,全村只有一条泥泞的小道通往18公里外的镇子,1997年,这里有了自己的小学--建在山上的岩洞里,五个年级146名学生,三个老师……”

有着类似生活经历的徐本禹感动不已。

徐本禹出生在山东聊城的一个贫穷农村家庭,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,“我爹教了一辈子书,去年才转为正式教师,基本工资从200多元增加800元,这是我们家主要的经济来源。我娘没有文化,在家务农,身体不好,常犯头疼病,但她很勤劳、很善良,经常拿出家中的东西帮助那些更贫困的家庭。”

2002年7月15日,徐本禹和四名同学带着募捐来的三箱衣服、一袋书及500元钱坐上了去贵州的火车并在岩洞小学呆了整整一个月,临回学校那天,村民和孩子们一直送到村口。有一个孩子问他:“大哥哥,你还要来吗?”正在报考研究生的徐本禹下不了决心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返校后,徐本禹以高分考取本校农业经济管理专业公费研究生。2003年,徐本禹本科毕业,“本来,我可以按部就班地读硕士,三年后找份好工作。但是,我答应过孩子们,我要回去,带他们考初中。我应该兑现诺言--这是个非常简单的念头,我之所以选择到农村支教,说起来没有任何高尚的动机。”

“最初学校不同意为我保留研究生入学资格,因为,这不符合规定。”2003年4月16日,是一个让徐本禹终身难忘的日子,他决定,放弃读研究生的机会,去岩洞小学当一名支教老师。

徐本禹的行为最终还是得到了学校的理解,在一些老师的帮助下,华中农业大学破例决定:为徐本禹保留两年研究生学籍。

*从默默无闻到名声大噪*

成名后,徐本禹在母校做报告时曾这样描述自己支教初期的孤独:“晚上做梦哭了,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。”

2003年7月,徐本禹和7位志愿者来到狗吊岩村报到。大方县位于贵州省西北部的乌蒙山区,狗吊岩村距离县城近60公里,打个电话、寄封信要走18公里山路到镇上。“我开始频繁地与同学、朋友联系,每封信都要看上无数遍。”徐本禹说,“支教两年,扳着指头算一算就是700多天。我想,那就,一天一天熬吧。”

同去的7名同学因水土不服,先后离开。2003年8月,送走最后一位同学,徐本禹第一次感受到“前所未有的孤独”。

这个长着一张国字脸、相貌坚毅的年轻人说:“学生也不好教,他们听不懂普通话,程度也差,上课时无法交流,好几次扔下书本发脾气,然后转身跑出教室……”

缺钱,成为困扰徐本禹的另一大问题。初到贵州时,他甚至不是国家“体制内”的青年志愿者,支教行为完全出于义务。2003年中秋节后不久,徐本禹发现,“生活费用光了,加上患了胃病,又不习惯吃辣椒。吃不下东西,1.76米的个头,一下子瘦到不足100斤。”

2004年7月,徐本禹转到更为贫穷偏远的大方县大水乡大石村大石小学。因为,他觉得,“那里的孩子更需要帮助,更需要老师。”

同年7月11日,化名“南湖居士”的彭光芒老师在“天涯论坛”上发表了一篇题为《两所乡村小学和一个支教者》的网文,短短几个月内,几十万人点击阅读了这个帖子,数千人跟帖,徐本禹的事迹渐渐为人们所知,他的境况也得到了改善。

2004年3月,徐本禹成为“体制内”的志愿者,每月可领取500元生活补助。他写信向母校汇报自己的情况后,华中农业大学捐资8万元用于大石小学建新校舍。贵州省委书记钱运录了解此事后作了批示,省和当地政府又拨了29万元专款。

去年底,徐本禹被评选为央视“2004年度感动中国的人物”,这个一度默默无闻的支教研究生一下子名声大噪。

名气为徐本禹的支教工作带来了很多便利,他甚至不再孤独,很多素不相识的朋友开始关心、帮助他和他的学校、学生。

*“我想把时间留给我的学生”*

徐本禹出名了,然而,在耀眼的光芒背后,小伙子也深感“为名所累”的苦恼。

2月14日,大年初六,徐本禹的学校提前开始上课了。今年冬天气温很低,开学这天,气候阴冷潮湿,新校舍还没完工,徐本禹和他的学生们还得在土墙泥瓦的旧教室里呆上一段时间。

第一天上学,有几个学生没有来。徐本禹告诉记者:“好多学生家里根本没有日历,不知道今天已经开学了。按说不该这么早就开学,但是,我的社会活动实在太多,给学生耽搁的课时必须得提前补上。”

四处领奖分去了徐本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。今年1月14日,徐本禹从贵阳赶到北京参加“感动中国”年度人物颁奖晚会的彩排和录制。刚回大方不久,1月29日又来到贵阳,参加当地媒体评选的“都市年度人物”颁奖晚会。领完奖次日,徐本禹又匆匆登上飞往杭州的飞机,领取“网络年度人物”奖。

苹果彩票,徐本禹回忆说:“颁奖那天,来了不少名人。我在演播室遇到一个男的,长头发,20多岁,张口就问我,你是徐本禹吧。我想都没想就反问道,你是记者吧?对方笑了笑说,我是老狼。我居然连老狼都不认得,这个脸丢大了。后来,领奖时,老狼还为我唱了一首歌,他说,这歌献给中国最牛的志愿者。我牛什么呀,只不过是知道我的人多一点罢了。”

3月中旬,徐本禹再次踏上进北京的路程,他得去参加央视《同一首歌》的现场录制。没想到,他刚回到贵阳,就接到团中央的通知,要他到北京去领取中国志愿者服务金奖。

频繁的社会活动活动耗废徐本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而接踵而至的采访更令徐本禹感觉疲倦。单是中央电视台,就先后有“社会记录”、“相约”、“东方时空”、“面对面”、“同一首歌”、“焦点访谈”等栏目采访报道过徐本禹。此外,一些地方电视台和纸面传媒也纷纷来到大方县采访,这让徐本禹更加疲于应对。

“我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我的学生,和他们一起度过我支教生活的最后半年。”徐本禹这样表达自己的愿望。

*“千万不要‘捧杀’徐本禹!”* 徐本禹练发短信的速度极快,一只手连编带写,灵活异常。

“这是练出来的本事。”徐本禹说,“我的手机号码被公布在网站上,回复来自全国各地的短信是每天必做的‘功课’,多的时候一天要回100多条,随时都有人会发进来。”

徐本禹说,很多短信是素不相识的朋友发来的,“他们与我联系,表示要用各种方式支持贫困儿童上学。华中农大专门成立了资助贵州贫困学生的基金,帮助了很多贫困学生。不回显得很不礼貌。”

一位采访过徐本禹的记者这样形容这位“明星志愿者”的无奈:到机场接徐本禹回大方,刚坐上车,毕节有关部门就来电话,要请他参加一个报告会。正在吃午饭时,央视“焦点访谈”的记者打来电话进行采访。刚端上饭碗开始吃,电话又一个接着一个的打进来,有请他作报告的,有要捐助学生的,直到坐上回大方的车,徐本禹一分钟都没闲着。

另一位山东聊城电视台的记者也说,徐本禹所担负的,已经大大超出了他这个年龄所能承载的责任和压力。

今年3月12日,贵州团省委就“徐本禹现象”开展了一次座谈讨论活动,彭光芒这样说道:“作为小徐的老师,我想恳请大家一分为二地看待小徐。他是一个厚道、侠义的人,言必行、行必果的人;但他也是一个有许多缺点,承受力有限的人。看着他一路走来的历程,除了感动,更多的是心疼啊!”

“我才几天没看见他啊!今天一见,他的消瘦、他的憔悴,真的让我……”说到这里,彭光芒有些哽咽,“其实徐本禹和我们大家一样,是一个普通人,一个普通的年轻人。但现在,他身上的担子实在太重了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而且这样的生活远离了他作为一个志愿者的初衷,恳请大家不要‘捧杀’徐本禹。”

贵州团省委副书记夏庆丰说:“徐本禹只是千千万万名志愿者中的一位优秀代表,我们希望,通过对他的事迹的宣传,能够吸引更多的志愿者来到贫困的大山之中接力支教。一个徐本禹的力量或许微薄不足道,他所代表的精神却非常了不起。”

从普通志愿者到支教明星,媒体的“造星运动”方兴未艾--“徐本禹现象”因此也引发了许多议论,有人不以为然,有人衷心赞美,也有人冷眼旁观。一位署名“老叶”的网友说:“我们已经不难看到被‘捧杀’的鲜活例子,……对待徐本禹,我希望他能够听从心的召唤,作出自己的选择,不要屈服于环境的压力,不要背负过多舆论的负担,他没有必要向任何人交代。他应当回到学校完成自己的学业,以他的热情和梦想,以他对贫困山区的认识和深沉的爱,他应当比许多人做得更出色。”

徐本禹自己也说,两年支教结束后,他将回到学校。(完)

  来源:新华网贵州频道

本文由苹果彩票发布于苹果彩票农业,转载请注明出处:别让支教研究生徐本禹被“捧杀”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