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方都市报:傅高义:我中国研究的起点在广东

  南方都市报4月2日GA04版讯采写:南都记者 许黎娜 实习生 磨冬玲 摄影:南都记者 邹卫“在广东,我感觉很亲切。”昨天,面对华南理工大学的上千师生,8 3岁高龄的傅高义带着谦谦君子般微笑。他胸前的领带别有特色:焦点是孔子形象,花纹是方块中国汉字组成的孔子名言。当日,他受聘成为华南理工大学名誉教授,同时作了题为《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及其当今意义》的讲演。   傅高义与广东的缘分长达40多年,可以说广东是他中国研究的起点。   1969年,“文化大革命”在中国大地如火如荼;大洋彼岸,一本名为《共产主义下的广州:一个省会的规划和政治(1949-1968)》问世。作者正是后来享誉盛名的“中国通”———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(E zra V ogel)。20年后,傅高义第二本中国研究的著作同样与广东有关《先行一步:改革中的广东》,这是西方学者研究、报道中国改革的第一部书。   今年3月底,傅高义获得了第二届世界中国学贡献奖。随后,这位耄耋老人以南方(深圳)为起点,开始中国巡回讲演,与国人分享一个外国人眼里的中国改革和未来远景。而广东,必然是他绕不开的话题。

傅高义与广东

  “运气特别好———因为我研究广东,而中国的改革开放,后来恰好也是从广东开始的。我研究广东没有别的原因,就是因为材料多。”

上世纪60年代 在香港收集资料了解中国

  上世纪60年代,傅高义开始中国研究。他觉得中国这么大,情况这么复杂,要了解中国,只能找一个小的地方。他把目光投向了广东。   当时,美国人不被允许进入中国。傅高义只能在香港收集材料了解中国,其方式是通过阅读《南方日报》、《羊城晚报》等报刊,以及同从内地偷渡到香港的人谈话。   尽管傅高义还没有机会进入广州实地调研,但《共产主义下的广州》获得高度评价,他的前辈、时任哈佛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费正清教授称之“将成为社会学家们如何从外部世界研究共产主义中国的杰出范例”。此后,很多其他美国学者就照着傅高义研究广州的方式,研究北京、上海或者中国其他一些城市。

1980年后 每年至少访问广东一次

  1973年,傅高义第一次进入中国内地。他通过香港来到深圳,等待几个小时后,在罗湖火车站登上去往广州的火车。那一回,他参加一个美国科学代表团,也趁机在广州小住几天,但当时尚未得到在中国研究的机会。1980年,他在广东停留了两个月,从那以后,每年至少访问广东一次。   上世纪80年代初,广东省与美国马萨诸塞州结为姊妹关系。广东省高层领导访美时,傅高义也得以参与接见,他会见过当时的梁灵光省长、朱森林省长、杨立副省长,以及广东省经济委员会主任杨迈等人。此时广东省希望能吸引外商投资,但很多外国人持谨慎态度,杨迈知道傅高义之前研究广东,希望让这样一位国外知名教授介绍广东,会更可信些。傅高义对杨迈说,埃德加·斯诺去到延安时,是一名记者,可以满腔热情地正面记下毛泽东在做的事情,“但我作为学者,我的工作是向人们提供一个不偏不倚的描述,包括正面的、负面的”。

1987年 携眷广东行7个月

  1987年6月到12月,傅高义带着太太艾秀慈(C harlotte Ikels),在广东住了7个月,亲自去了广东100多个县中的70多个。1988年,他又调查三周。   他的太太艾秀慈在香港学习过广州话,可以用广州话与当地居民交流(她后来出版过有关广东家庭生活的专著《财神归来》)。傅高义则用普通话与广东人交流。为了保持独立客观性,傅高义坚持自费完成广东行,也要让外界清楚他并没有受到中国官方资助。   回顾自己40多年前与广东的缘分,傅高义谦称自己“运气特别好———因为我研究广东,而中国的改革开放,后来恰好也是从广东开始的。我研究广东没有别的原因,就是因为材料多”。   自1989年后,傅高义没再出版过与广东相关的著作,但事实上他与广东的关系一直很紧密。例如,在他为今年初出版的一本著作收集大量材料的过程中,就有两位来自广东的得力助手:一位是任意———任仲夷的孙子,另一位是窦新元,曾在广东省经委工作多年。在傅高义进行《先行一步》一书调研时,窦就担任过傅的助手,协助安排他的行程和约见。

傅高义答记者问——— 我的“中国梦”是中美同舟共济

  媒体:你这一次来广东,与你以前在广东调研时的感觉,有什么不一样的?   傅高义:1973年我第一次来广东,去看了佛山南海平洲人民公社,昨天我去重访。那个地方现在已经变成了大城市,看不见农业了。那个时候没有电视,只有很小的电灯。当时还不很开放,想看个工厂都不方便进去。   1980年我在中山大学,有些教授看到我,就想避开我,怕别人看到他跟“一个帝国主义者”见面,而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。有的外国人说中国没有民主,我认为相当有了,我跟中国朋友,连领导人的问题也可以谈。   媒体:你对广东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建议?   傅高义:1987年,我在广东待了7个月,我去过广东省的很多县,包括穷的地方,像粤西龙川,梅县大埔。这次我来广东,很想再去这些地方看看,但是没有时间。我听一些中国的朋友说,现在依然有贫穷的地方。广州现在已经发展起来了———纽约50年的改变都没有广州这么大。我想,未来大的变化不在广州、不在深圳,而是在现在还比较落后的地方。那么,先富起来、已经实现现代化的地方应该帮助后起的、还没发展的地方,继续改革开放,继续发展。   另外,认为广东产业发展要继续搞下去,高科技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。   媒体:近来有一个新词很热,叫做“中国梦”,那么,你心中的“中国梦”是什么样子呢?   傅高义:我作为一个外国人,来谈我对中国的梦:我希望中国会继续改革开放,希望落后的地方会发展。现在世界有很多问题,要解决就要靠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合作。所以,我的梦就是中国和美国两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能继续合作、同舟共济。

苹果彩票,去年南都记者曾访问傅高义,当时他说广东内容值得回顾——— “广东还需继续坚持改革开放”

  南都:那么,综观广东30多年改革开放,你怎么评价?   傅高义:广东开始发展的时期,正是苏联及其东欧诸国考虑改革之时。在中国内部,广东省的改革又比其他任何省份搞得更活。如果说广东的改革在中国是先行一步,那么对于世界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而言,也许是先行两步了。广东改革的影响超过了国界。   在改革开放之初,广东的进步不能简单用“开放市场”来解释,因为有很多存在着开放市场的国家并没有取得广东那样的进步。特区所特有的自由空间,使这些地方成了培养人才的孵化器,从这些企业学到的知识,很快就从广东扩散到其他地区。   作为一个试点,20世纪80年代初搞经济特区的时候,广东的经验影响非常大,但现在那个作用已经不如以前了。现在有很多试点,外国的投资在全中国都有,不仅仅是在广东。所以,广东还需要继续坚持改革开放。

中国巡回演讲广东站 广东要继续“先行一步”

  中国巡回演讲的起点是深圳。而如果你知道傅高义连日来的行程安排,你一定会惊讶这位老教授堪比年轻人的充沛精力。据透露,傅高义与太太在3月28日已到达广东。   3月29日,傅高义在广东迎宾馆与广东省副省长陈云贤会面。陈云贤说,广东未来将以高新技术改造传统行业,实现两者良性互动发展。傅高义肯定广东发展的方向正确,并希望此行看到广东最新的发展成果。   当天,傅高义还在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作了一场题为《先行一步与广东未来》的讲座,在回答读者关于“江苏追广东”的提问时,他认为,如果广东今后能更注重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,还是有可能跑赢“老对手”江苏。傅高义坦言,广东原有一些“先行一步”的优势已经削弱,一些特殊政策已经在全国推广,而高科技技术人才储备等又不及北京、上海。在新情况下,广东要继续“先行一步”,必须在保持出口领先等传统优势基础上,加大人才的培养。“这种人才不仅是会背书本考试,更重要的是有创新意识的、高科技的人才。”   3月30日,傅高义在深圳中心书城讲演。   3月31日,傅高义与夫人艾秀慈前往佛山南海平洲调研。   4月1日,华南理工大学讲演。   4月2日,2:30-5:30在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国际会议厅讲演,19:30- 21:00在广州购书中心六楼尚文馆进行签售。   持续关注广东的发展、那么是否还会继续写关于广东的著作?面对记者的问题,傅高义笑说:“可能我的孙子能写。我恐怕是已经写完了我的最后一本书,我肯定不会再写这么厚的书。”

本文由苹果彩票发布于苹果彩票农业,转载请注明出处:南方都市报:傅高义:我中国研究的起点在广东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