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异故事||山里的小孩

办公室里,陈岸无聊的翻着报纸,对于一个刚上班的小青年来说,提前过上一张报纸一杯茶的日子,并不是值得高兴的事。

“小子,走,跟我进村”王主任看出他的心思,走之前把他捎上。

“好嘞,谢谢领导!”陈岸的一脸疲倦瞬间消失,欢快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

(一)

来镇里上班也有小半年了,陈岸开始适应了小镇平静的生活。

成为别人眼里吃公家饭的“铁饭碗”一族,陈岸似乎也该知足了,他并不是一个太有野心的人,有份工作,安稳,过几年通过相亲认识女孩,结婚,生子。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他的一生。

对于这一切,他是平静的接受的。但作为年轻人,有时总不免感到无聊,于是别人不愿意做的上山下乡的工作,对他来说可是难得的“放风”机会。

他所在的镇,是少数民族聚居地,有很多习俗和来自汉区的陈岸家不一样。

提起苗区的苗族,陈岸不免想起传说中的巫蛊之术。

记得他第一次陪领导下村子考察,在村边看到那树上挂着的彩色布条,好奇的想去摸的时候,被村委会主任喝止的情形。

上一刻还很和气的村主任板着脸警告陈岸不要惹事,某些东西能看不能摸,他不想到时候给他处理后事,麻烦。

陈岸至今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。

“到了”

王主任打断陈岸的回忆。

(二)

穷山县是一座山城,路本来就不好走,而坐落在黎山山腰上的临山村,更是交通不便。

听王主任说这几年政府努力修路才好了一点,以前来这,不是老司机根本不敢开车过来。

这里的村主任姓谢,有时候也叫他老谢。陈岸他们到的时候,谢主任已经在村口等着。和领导寒暄过后,安排吃饭。

苗村的主任一般也是所谓的“苗头”,指的是在附近苗人里有威信,能说的上话的人。这种偏僻的山村,不是这种人做村干部也镇不住地方。

在饭桌上,陈岸熟练的给自己添上辣椒。

这里边也有学问,记得第一次陈岸来苗村吃饭,王主任叫他吃点辣椒,他还傻傻的说我不吃辣。

“叫你吃你就吃,哪来那么多废话?”

他难得见到王主任发火,就照做了。直到回去的路上,王主任才给他解释,这是为了防蛊术侵害。

“辣椒能防蛊术?”

王主任被陈岸天真的问话逗笑了:“如果辣椒能防住,巫蛊之术就不那么可怕了。”

“辣椒唯一的作用,是让巫蛊之术提前发作。苗村有个不成文的习俗,你在谁家出事,谁家负责解决。即使你不是他害的,但他肯定知道是谁。”

“但如果你出了村子再出事,就没人会管你。”

陈岸不解,问王主任你真的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神,有巫蛊之术吗?

王主任意味深长的看着身边的年轻人说:“我是党员,理论上我不应该信这些东西,但身在山区,身在苗区,你最好信邪!”

陈岸心里保留意见,他并不相信鬼神巫术之说。

看着推杯换盏的领导和同事,陈岸没想到,他所质疑的事情,马上就要发生在他面前。

“谢主任,不好了,老周家的孩子在山里走丢了。”

(三)

跑进来的人叫李刚,陈岸认识他。在这个连汉人都没有的小苗村,有个汉人,而且是外省汉人的上门女婿,陈岸想不认识他都难。

他就是陈岸好奇的巫蛊之事是否存在的一个活的证据。

他的故事很简单,来这边当兵,把人家女儿睡了,不肯娶跑回老家,从此百病缠身,差点死去。最后问了巫师,告诉他是被巫蛊之术所害,无解。若他不回去,只能等死。

在巫师的指导下,他只能跑回穷山县,当了上门女婿,从此连村子都很少出去。

他的故事在这一带很有名,陈岸听说的时候,讲故事的人说的很大声,不远处的李刚估计也听见了,他没有反驳。

“有这回事?你给说说!”谢主任也没了心情接待。

“打电话给林业站,叫他们调集人手,组织村里的人,上山找。”

王主任也走到一边,给镇里打了电话汇报情况。

林业站的人需要时间调集,但村里的男人很快集中好了,在谢主任的一声令下,都进山了。

陈岸也想跟进去,被王主任叫了回来:“你去添乱吗?人手够紧张了,还想叫人也顺便把你找回来?”

“我们回镇里,向领导汇报情况。”

第一天过去了,陈岸听到的消息是,孩子没找到。

黎山林业站是一个大站,护林员有上百人,加上村子里的男人女人,一百多人把山里搜了一遍都没有找到。

“不大可能啊!孩子这么小,不可能走那么远的?”

“会不会遇到啥大家伙,遇害了?”

“没可能的,深山不说,这几年有人去的地方,别说野猪这种大家伙,连山老鼠都快被抓得绝迹了。”

第二天,孩子依然没有找到。政府已经调集了附近几个大站的护林员和其他村落的群众进山,但依然没有孩子的消息。

第三天,所有的人都失去了信心。

王主任悄悄说:“估计凶多吉少了,几百人进山找了两天还没找到,孩子应该是掉在某个地方摔死了,不然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!”

“可以加派人手吗?”

“没用的,山里不比平地,没有山里生活的经验,进去就是添乱。”

到了第三天的晚上,进山搜索的队伍陆续回到集合点,依然没有小孩的踪迹。

如果再搜索下去还是没有消息的话,可能会放弃了。小孩的母亲听到这个决定,放声大哭。

“不如去问问巫吧?”李刚说。苗人大多信黎母,所谓巫,就是传统中能假借神鬼附体问凶吉之人,当然他们请的不是黎母,至于具体是什么,陈岸不知道。

“胡闹!”谢主任看了看周围的领导,假意训斥李刚,但其实连陈岸这种菜鸟都看得出他心动了。

“这个主意也行呢?”

“是啊,好歹甘心。”

周围的村民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起来。王主任咳嗽一声,把谢主任拉到一边说:“你就听他们的吧!尊重群众意见,这么做也可以安抚下群众情绪嘛!”

谢主任“勉为其难”的答应下来。

一群人去了黎母神庙,请教巫师。巫师很快给出了他的答案:

1、小孩没死。

2、他在山的另一边。

黎山是穷山县和恶水县的交界,所谓的山的另一边不就是恶水县?

“这是什么狗屁答案?”王主任说:“一个小孩,能爬过成年人都爬不过的山跑到隔壁县去?”

老谢大概也觉得这个答案有点匪夷所思,只能干笑不答。

王主任要走出庙门,孩子父母拦住了他:“领导你看这咋办?”

叹了一口气,王主任叫住林业站站长:“你给恶水那边林业的同志打个电话,叫他们进山的时候留意一下。”

王主任摇了摇头,走出庙门。

陈岸赶紧跟上。

“这玩意真扯淡!”他想。

(四)

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两天之后,恶水县的护林员同志居然真有发现。

接到电话的老谢赶到了镇里,由镇里的司机开车前往恶水县,陈岸随行。

一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,接待的同志一边安排他们进山一边介绍。

孩子被发现的地方是离出山并不远的一个低谷里,护林员说平时这个地方,大人下去都费劲,这孩子是怎么下去的?

当陈岸他们在护林员的带领下,在树木间穿行中到达目的地的时候,小孩已经被救了出来。

在大致检查孩子没有啥事之后,一群人开始往山下走。陈岸递上水和食物,孩子摇了摇头。

“我不饿!”

老谢诧异:“你怎么会不饿呢?”

“孩子,这几天你一个人在山里,你吃什么?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?”

孩子咧开嘴笑:“一个人?我不是一个人啊!他们带我吃,带我玩,晚上还跳舞给我看。”

“你们救我的时候,他们就在边上看着!”

他们就在边上看着!他们就在边上看着!

陈岸感觉一阵傲骨悚然,和老谢对视一眼。

“走,赶紧下山!”

……

两年后。

“陈哥谢谢,我不吃辣椒!”

“叫你吃你就吃,别那么多废话!”

本文由苹果彩票发布于苹果彩票林业,转载请注明出处:灵异故事||山里的小孩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